工厂搬迁_大型设备搬运_公司搬运_起重吊装_厂房拆除上海工厂搬迁公司 | 网站地图

上海工厂搬迁,上海大型设备搬运,上海公司搬运,上海起重吊装,上海厂房拆除,羿丽搬家

公司主营:上海工厂搬迁|大型设备搬运|公司搬运|起重吊装
羿丽搬家业务
搬家公司电话号码
上海搬家电话号码
地 址:上海市浦东沪南公路3665号金盾大厦
联系人:王经理
手 机:17321364990
电 话:021-31665282
公司新闻当前位置: 上海工厂搬迁 > 搬家新闻 > 公司新闻 >

上海搬家公司:上漂租房搬家四部曲

  身为一个合格的上漂,搬家是人生中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。
 
  没有为搬家所苦恼过的上漂,不足以谈论人生。
 
  我认识很多有理想、有态度、有骨气的上漂,他们敢于挺起胸膛,信誓旦旦地说,我绝不坐班,我绝不结婚,我绝不生孩子等等,但没有遇到一个上漂骨头有那么硬,敢于拍胸脯打包票说:我绝不搬家!
 
  这要么是一通气话,要么是一通胡话。
 
  房客的骨头硬,但往往房东的骨头更硬。房客有一百种办法赖在这儿,那房东就有一百零一种办法逼你搬出去。就算房东没辙,我们也会灵活运用“看得见的手”这种调控工具,逼上漂们搬上那么一两次,让各位真切体验一回生活不易,从而使生命更加完整。
 
  呐,我说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,就是最近对群租房的整治行动。
 
  群租房是底层上漂的首选,多在三环以外。比起地下室来,稍微体面了那么一点。刚到上海找工作时,我也被中介忽悠着,去看了一处群租房。一百来平的房间,被密密麻麻的隔断打成了十多个小隔间。大一点儿的,能勉强放下一张双人床;小一点儿,躺下一个大活人都觉得局促。
 
  问题在于:这样的房间,最低价格都是700起。正看房时,隔壁突然传来了异常清晰的、抑扬顿挫的男女混合娇喘。我脸上露出惊异,中介脸上露出尴尬,房东一脸的毫不在意,淡淡地说:隔音是差点儿,但不影响居住体验。
 
  我立即吓得夺门而出。时至今日,都没太明白他说的“居住体验”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 
  当然,很多底层上漂,最后都咬着牙关,住进了这样的群租房。于是无穷无尽的折磨接踵而至:面积狭窄,隔音极差,卫生堪忧,少有空调暖气,清晨起床,厕所门口总是大排长龙。不止如此,隔三差五还有市政部门的检查,随时都有被扫地出门的危险。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,不是换上运动服,放松地往床上一趟,而是先确认一下,自己住的群租房到底被拆了没有。
 
  群租房时代,是上漂生活最苦的一个时期,也是最易萌生退堂鼓的时期。一部分人熬不下去,打起包裹回乡了。另一部分人咬牙挺了下来,借着时间的力量,从底层上漂混到了下层上漂,于是,迎来了租房的新阶段。
 
  下层上漂不住群租房了,从群租搬入了合租。看起来虽然只差了一个字眼,其中意义却千差万别。“群”指示10人以上,“合”却一般不会超过3人,人均使用面积也有了质的提升。
 
  合租房,往往意味着上漂们拥有了单独的卧室。从这时候起,也便有了生活品质可言。别的不说,哪怕是谈恋爱,也有了往回领的地儿。情难自禁时,稍微把声音给压低点儿,总不致于给室友带来困扰与尴尬。
 
  最难能可贵的是,合租房,让从群租房里逃出来的底层上漂们,头一回拥有了私人空间。
 
  群租房里,是没有隐私可言的。薄薄的隔断只能象征性地为客人保留面子上的尊严,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都瞒不过隔壁的室友。走廊、厨房、卫生间等公共区域更是令人大开眼界,多亏了他们,才能让人精通三分钟内搞定如厕、洗脸、刷牙等全套动作,大大提高了我们的生活效率。
 
  在合租房里,上漂们多少活得像个人了,而不是群居的动物。虽然这隐秘空间很小,左不过十几二十平。可好歹,在白天受尽折磨回家以后,总有了个偷偷哭泣的地方;与家里人视频连线之时,也有了点儿诉苦撒娇的余地。
 
  不过这隐私终归是压抑的。哭与笑,都只能尽量压低着声音,生怕打扰到了室友。说到底,大家不过是因为缘分,从五湖四海来了上海,又恰巧住进了同一个屋檐而已。分寸还是要懂得拿捏的,拿捏得好,好聚好散,往日相见还是朋友。拿捏不好,彼此撕破脸,到微博树洞吐槽一番,日后无意翻见,心头一凉:嗨,这小子说的可不是我吗!
 
  低层上漂约莫占据了上漂人数的50%。再往上走,就是能告别合租生活,独立负担一套房房租的中层上漂了。
 
  能在上漂群体里迈入中层,是身份与能力的象征。低层上漂在听到“我自己住”四个字之时,难免对你心生敬佩。京城虽然大,要想拥有自己一方独立空间,怎么也得月薪两万才行,对不?
 
  有了自己独立的一居室,上漂可算能活出人的味道了。想怎么哭就怎么哭,想怎么笑就怎么笑,想怎么闹就怎么闹,别惹到邻居就好。
 
  我也经历过合租的时代。室友是个懂礼貌、知进退的人,但正因太过守礼,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,总觉得生分。做什么事情,哪怕在家里放首稍微闹腾点儿的电子音乐,也得先征求一下彼此意见,如同办公室的同事一般。共处一年,还是隔应。
 
  在我看来,家不应该是这样一个地方。白天的职场上,我们戴着面具做人;晚上回家后,理应放下一切防备和伪装,全心全意地释放自己。若还要和一位陌生人勉力社交,相敬如宾,那该得多累啊。
 
  家就是这样一个堡垒,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宇宙。
 
  中层上漂再往上,就是买房的高层上漂了。一旦在上海买了房子,便不能再说是个上漂,这根也基本算是扎下了,可以说是个货真价实的新上海人了。
 
  祝愿所有上漂都有成为新上海人的那一天。
 
  哪怕买了房子,有了伴侣,成家立业以后,我也希望家的属性不要改变,是一个小小的堡垒,一个小小的宇宙。我们中的大多人,会找到人生的另一半,会拥有儿女,也许会和父母同住,也许不会。孤零零的上漂,最终会拥有一大家子人,同住在一个屋檐下。在家里,我希望依然可以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,依然可以想摆出什么模样,就尽可以摆出什么模样。
 
  否则,这花好几百万买下的一堆钢筋水泥,意义何在呢?
 
  卧室、书房,是我们隐秘的空间,那么客厅,毫无疑问,是留给家人欢聚一堂的地方。
 
  记得小时候家里小。爸爸妈妈爷爷奶奶,一大家子人挤在一套两居室里,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,总是为了抢厕所、争电视频道而闹个不可开交,彼时朝思暮想的,就是早点儿拥有个自己的房间,不用再被他们指指点点。
 
  如今勉强跻身中级上漂之列,有了自己的小一居,五脏俱全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却又回忆起当年那种热闹的氛围来。屋里没有一点儿生气,终究只是个房子。房子要变成家,必不可缺的便是人。
 
  你看,人就是这么矛盾的生物,有了什么,便开始记挂起自己缺的东西来了。
 
  我希望有自己的一间卧室和书房,在慌乱之时,镇定下来。
 
  我也希望有给家人和朋友预留的客厅,在消沉之时,闹腾起来。
 
  客厅最要紧的,便是使一家人齐齐整整地坐在一块儿,笑语晏晏。思来想去,若说什么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,能把一家子吸引到一块儿,除了感情,也就只能数电视机了。
 
  如今的电视机早不是我们记忆中那个笨重的大盒子了。轻薄、智能、五花八门的节目一应俱全,还集各种各样的娱乐方式于一身。当代的电视,不只是开着热闹应景而已,它更能把一个客厅,变成一间老少皆宜的娱乐房。
 
  风行电视就是这样一个,能让你家的客厅,变得热闹起来的魔术师。
 
  风行电视不同于很多互联网电视,不生产内容。风行电视有着全面的自主的内容库,同时将多年互联网的运营经验应用于电视,无论老人、小孩、二次元还是体育迷都能找到更匹配自身喜好的资源。
 
  一家人总能在上头找到喜欢的电视内容,坐下来,欣赏,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吐槽,把每个夜晚的一部分时间,用来构筑彼此间共同的回忆。
 
  当代生活中,娱乐不仅仅是娱乐那么简单——我们曾因为在网上吐槽一部烂片,找到了战友。因为同样喜欢一部美剧,找到了知己。因为欣赏一部艺术电影,找到了伴侣。分出些时间,在客厅里坐下来,打开风行电视,就能家人朋友一起,制造一些温暖的回忆。
 
  不仅如此,风行电视这次还联合海航,把电视搬上了三万英尺高空的飞机上,把飞机变成了一个相聚的客厅,让机上的游子重温家的回忆。
 
  “小时候的电视机是厚厚的,看久了会热热的;现在的变薄了,温度也减少了。”
 
  “重要的不是看什么,而是一起看电视的人。”
 
  一句句洞察人心的话,让互不相识的乘客们心里泛起涟漪。多久不曾和家人围坐一团,曾经客厅里的快乐时光渐行渐远。
 
  风行包了整架飞机,只为让你回家多看看他们,重温客厅的温度。这样,即使是再困难的上漂生活,也有了慰藉。
 
  说到底,上漂生活本不该是冷冰冰的,我们总该想个什么办法,摩擦出一点温暖才行。
 
  若生活处处有邂逅,处处有温暖——住什么房子,其实不打紧。

本文转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羿丽搬家(http://www.yilisuyun.com/)的观点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!
阅读本文还阅读了
上海搬家公司让你享受轻松搬家
在线咨询
收费标准
收费情况
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立即下单
羿丽赠送神秘大礼

搬家公司电话号码
021-31665282

返回顶部
版权信息:上海羿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工厂搬迁公司羿丽是上海口碑最好的上海设备公司 技术支持:羿丽搬家网络技术部 备案号:沪ICP备17011444号-1

羿丽搬家官网介绍上海工厂搬迁公司哪家最便宜,上海大型设备搬运多少钱一次,上海起重吊装怎样计算,上海大型设备搬运
怎样选择上海起重吊装正规专业上海厂房拆除等问题。